“刑法适用”研讨会之李怀胜发言

时间:2013-06-04  来源:未知
   

  李怀胜:杨老师,其他各位老师,我简单谈一下自己的看法,听了刚才几个老师发言,也很受教,对自己也是学习的过程。关于杨老师谈到的限制和剥夺的问题,我来之前检索了一下刑法中规定的限制和剥夺的情况,刑法238条和刑法241条,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转成非法拘禁罪,实际上是包括了非法拘禁行为和非法剥夺行为;244条强迫职工劳动罪,318条第4款组织他人偷越别人国边境罪,剥夺或者限制被组织人人身自由的情况。如果从体系角度看,我们刑法把两个词语本身做了区分和限定,听了杨老师从语言上做了区分,我承认杨老师您的看法。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本案中非法拘禁是不是属于限制就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为限制和剥夺从我自己的理解来看,应该从两个角度理解,一个是程度,一个是范围。刑法中我们也有,刑罚管制我们称为管制刑,有期徒刑我们称为剥夺刑。考查管制和有期徒刑的差别,管制在较大范围有自由活动空间,剥夺就是放在一个具体场所里面。按照杨老师的理解,本案当中没有实施明显暴力协同行为,只是陪同、劝说,但是可能语言是柔软的,但是行为是强制的。用卢梭的话说,这是看似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实际上被害人本身对自由选择余地非常小,可以说是没有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虽然在语义上刑法本身对限制和剥夺都做了明显区分。但是具体到这种传销类案件过程中,我想更多的情况下,犯罪人对被害人自由的限制,更多仍然是剥夺而不是说限制。

  另外一个角度,从刑法分则对限制自由和剥夺的用法来说,非法拘禁罪就是剥夺的问题,而241条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转化为非法拘禁罪中,加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这种情况,实际上是有一个前行为——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这个行为,是两种违法行为叠加适用于非法拘禁。还有一个强迫劳动罪,是强迫劳动叠加限制自由。非法拘禁的行为本身肯定就是剥夺自由的问题,不是一个限制自由的问题,对于多数这种案件来说,还是一个剥夺而不是限制的问题。

  关于提到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这个也确实启发我,因为之前没有注意到这样的问题,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非法拘禁罪和组织领导传销罪的关系的问题。我想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情节严重的解释,除了考察刑法对条文本身量刑打分的配置外,另外还有一个角度,应该考虑这两个罪在刑法体系中的位置,也就是它们所侧重保护的法益。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放到第三章,在妨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这一章中;而非法拘禁罪在侵害公民人身自由这一章里,立法者本身对罪名在刑法体系中放置的位置来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侧重的是对经济秩序维护,因为传销组织可能占有大量社会资金,对社会经济秩序造成危害;非法拘禁就是对公民的人身权利的侵害。除了致人重伤和死亡,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中很多案件存在这样的情况。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根据法益保护的角度,更侧重经济方面的损害,如果说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过程中出现人身伤害、杀人等等,还是按照侵犯人身权利、民主权利这部分罪名来适用。这是我自己很粗浅的看法。

  李怀胜:刚才黄老师和江老师已经做了很精彩的发言,我的观点跟他们俩是高度趋同的。首先关于合同诈骗罪的合同形式,我认为包括口头形式。杨老师从立法法条方面谈了关于合同法和刑法关于合同的相关术语的表述,合同法第10条规定合同形式包括口头、书面和其他形式,从部门法之间的衔接来说,把合同诈骗罪的合同形式解释为口头形式,并没有法律障碍。签定履行合同从解释的角度来说是签定或者履行,不是签定并履行,从法条解释来说合同诈骗罪包括口头合同是没有问题的。

  刚才杨老师提到把合同设定为书面合同提到几点理由,第一点是口头合同双方产生的信赖基础不是合同本身,而是源于对彼此的信任,但是我认为任何合同都是出于对彼此人格的信任,所以从双方信任的角度说,口头合同和书面合同是没有差别的。第二个关于普通诈骗罪和合同诈骗罪起刑点的差异,这是司法解释的问题,在刑法中广泛存在,不仅仅是合同诈骗罪独有的。

  黄晓亮:对合同诈骗罪来说,还是合同经济法律关系,如果低于这个数额,可以放在民事法律渠道来解决,但是诈骗罪不一样,诈骗罪是侵犯个人财产,要求就严格一些,起刑点、数额的意义就大一些,处罚得也重一点。

  李怀胜:商事主体和个人主体对于财产损失的程度是不一样的,所以司法解释也考虑到这种侵犯主体不同,才设定一个有差异化的数额。

  第四个角度就是口说无凭。黄老师也提到这个问题,把合同诈骗罪的合同扩展到口头合同,包括书面合同,可能更符合司法实践的做法。

  还有一个就是本案的定性的问题,我认为这个行为竟然进入到刑事程序中,我感觉莫名其妙。因为从现在认定的事实来说,还是处在民事纠纷范畴当中。现在基础的民事法律关系没有明确的情况下,这种刑事法律关系的认定可能还谈不上,尤其是对于非法占有的目的。非法占有的主观要件还是要通过客观行为事实来认定。而从案情介绍来说,双方并不否认法律关系存在问题,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贸然界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使用诈骗手段,还是比较牵强一点的。



| 网站地图 | 京ICP备11041710号-1